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七十六章天使之殇(1 / 2)

听到这句话我和徐安琪都是一愣。

这个时候,远处又是一个巨响,一栋楼又垮了下来。

“还有10分钟……”茶叔看了看时间,看着我的徐安琪,突然轻轻的笑了一下。

“也罢……反正你们没什么好活的了,临死前,我就告诉你们一个最后的秘密好了。”茶叔笑笑说道。

“告诉你一件事情吧,你知道为什么你父亲死了以后,茶叔就开始对你判若两人的吗?”

“为什么?”徐安琪怔怔的问道。

“因为:你的茶叔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而我,则是你真正的父亲!徐强!”茶叔哈哈大笑着说道。

犹如晴天霹雳,我和徐安琪都惊呆了。

“我和徐立是双胞胎兄弟,长得非常像,当年你母亲都分辩不出来……”目前这个人,我也不知道应该叫他什么了,他缓缓的说道:“当年抱着你,被你母亲家族的人伏击的,其实是徐立而不是我徐强,而徐立被当场砍死,你母亲的家族都以为死的就是徐强,也就没有再追究了。

“可是……可是……我记得被袭击的时候我是和我父亲在一起的!”徐安琪瑟瑟发抖,使劲的说道。

“那就的问你自己了……”面前这个人,徐安琪的父亲徐强说道:“你被救醒之后,看到我第一眼就叫我茶叔。这种情况在国外也曾经听说过,应该是你自己把茶叔被人砍死的事情强行在你的内心里改成了我被人砍死,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当时我并没有想要冒充我弟弟,看到你这么叫我已经你母亲的家族也误会我被已经被砍死以后我才萌发了这个想法。”

“如果你是琪琪的亲生父亲,那么你为什么要如此对待琪琪?”我抱着潘朵说道。

“呵呵……你这家伙什么都不懂,要不是除了那么多事情也许你还是我的女婿呢,呵呵,不过可惜啊……现在你和琪琪都的一起死了,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徐安琪的父亲发出了变态似地笑容,徐安琪回过头来看了看我。

“对不起……”徐安琪轻轻的说道:“在我们那个房间的枕头下面,我给你留了一封信”

她轻轻的站了起来,轻轻的对我笑了一下:“对不起……”

天姿国色、天使娇艳。全在那一笑之中,日月山河为之一亮,犹如上天赐予人间的礼物,美丽,但脆弱。

徐安琪猛的站了起来,向着自己的父亲扑了过去!

啪!啪!

两声枪响,徐安琪的夫妻向着徐安琪连开两枪,徐安琪背对着我我不知道她究竟哪里中枪了,只是看见她单薄的身体震动了两下,一些血花喷洒在了空中。

但那两枪丝毫也没有减缓徐安琪的速度,她捏着引爆装置,那速度好像全速冲刺的嘉宁一样,几乎在一瞬间就冲到了他面前,然后徐安琪好像一个炮弹似地吧他父亲撞的向身后一倒。徐安琪手脚并用,死死的缠住了自己父亲,徐安琪的父亲使劲拉,想把徐安琪从他身上拉开。

“20年前你就不该让我存在!20年后我们一起消失吧!!!!!”徐安琪大吼到。

本来徐安琪的父亲就站在房子的边缘,这一撞之力把两人直接撞出了屋顶,从13楼的天台上掉了下去。

我立即站了起来冲到了天台边缘。

轰的一声,我只感觉一股热量冲到我脸上,让我一瞬间感觉自己窒息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在空中爆响,冲击力让法学系大楼所有的窗户玻璃都震碎了,7-8楼外墙被炸出了一个大口子,无数乱七八子的东西随着大火球掉到了地面上,整个地方一片火海。

“我刚生下来我妈妈就死了。”

“生下来才几天的我被当做垃圾一样扔到了茅草堆里,哭了三天三夜差点死去。”

“我们只能住在最低贱的地方,吃最难吃的食物,做最辛苦的工作,我只有4-5岁的时候就天天折纸花到处去卖。”

“该上学的时候,因为那时候穷,我又长得很丑,五大三粗的又极其自卑,被同学甚至老师欺负,成绩也不好,天天都过的如同地狱。”

“弃婴、孤儿、困苦的童年、孤独的青春、没有朋友、没有快乐……甚至……没有自由!”

“只要是赚钱的活我都干哦,我的过夜费是500万一次,你要有这个钱你也可以把我按地上,我绝对配合哦!”

“你可真是个白痴……虽然我也差不多……”

“我知道我生命很短,知道我可能在几年后就死去,你知道这样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感觉吗?”

“从十几岁开始,我的人生全是灰暗的,我没有未来没有希望,无论我如何努力都无法摆脱命运的玩弄,我不想回忆我的过去,因为唯一的回忆就是血……很多的血。”

“可是……可是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

“你为什么又让我燃起了希望!让我那么的想继续活下去!那么的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对着那团大火球呼喊:“琪琪!!!!”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拉我,回头一看居然是薛浪。

“我是郭凯他们在蜘蛛里的卧底,我们快撤!”薛浪背着潘朵对我说道。

喧闹的一夜终于结束了。

停尸房的尸潮被老郭他们镇压了下去,有嘉宁和白一凡在那些尸体根本不是对手,室内的茶叔楼盘其实早就已经被老郭他们把人撤走了,茶叔派去的杀手们其实都扑了空只是茶叔自己不知道而已。

学校停课一个月,范校长忙的焦头烂额,但总算是把事情折腾完了,目睹僵尸的学生们被判断为群体幻觉,接受了学校方面提供的精神治疗。一些死掉的学生学校只能赔款了事,中间的事情让老范整整老了一大圈。

我坐在考古系的一张大沙发上。潘朵躺在我身边,头枕在我腿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事情过去三天了,潘朵外伤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身体还比较虚弱,那次她在晚上跑步的时候被徐安琪父亲的人袭击,然后被带到法学系房顶上的。

那些人对潘朵进行了折磨,内容我实在不想再提。潘朵嘴里一半的牙齿都没有了,只是因为薛浪这个卧底在那里潘朵踩没被凌辱和强暴。

我抚摸着潘朵的头发,静静的看着手里的两封信,一封是徐安琪留下的,一封是爷爷给我的回信。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